当前位置:首页 > HTML技巧 > 正文

演讲稿被加“有神论”结尾变网红文 施一公回应

07-26 HTML技巧
  施一公:有神论网红文是被篡改的
 
  该文原为施一公2016年在“未来论坛”的演讲 网传版本被加上“有神论”结尾
 
  “我的认知再度崩塌了,世界可能根本就不存在”“我的认知再度崩塌了,这世界可能真的有神”……过去两年来,你是否在网上或微信朋友圈里看过这样标题的文章?这篇持有神论观点的文章自称作者是清华大学的施一公院士,因此引发较高关注,流传之广堪称网红文章。昨天,施一公院士对此向北京青年报记者作出回应,表示是有人篡改了他两年前的一次演讲稿,文中的有神论观点他从未在任何场合或刊物上发表过。
 
微信公众号上刊发的“网传版”演讲
 
  核心
 
  施一公确认有人篡改了其演讲稿
 
  “我的认知再度崩塌了,世界可能根本就不存在”是这篇网传文章最常使用的标题,有时换成“我的认知再度崩塌了,这世界可能真的有神”,甚至还有“爱情也是一种量子纠缠”这样八卦的标题。但北青报记者对照这些文章发现,无论用什么耸人听闻的标题,其内容都是一样的,而且都指明作者是著名结构生物学家、清华大学施一公院士。有的还注明:文章来自施一公院士在“未来论坛”上发表的演讲。
 
  施一公院士在委托其助理李文奇发给北青报记者的邮件里确认,这篇文章的部分内容确实来自他本人在“未来论坛”上发表的演讲。未来论坛由包括施一公在内的一批中国科学家和科技领袖发起,2016年1月17日举办了“人类认知新百年”首届年会,施一公正是在年会上发表了这次演讲,原主题是“生命科学认知的极限”。
 
  北青报记者在网上搜索这篇文章后发现,施一公的演讲发表后第三天,著名科普类微信公众号“赛先生”率先刊发了他的演讲节选,经施一公确认是没有问题的。之后的一年多时间,也有大洋网等官方网络媒体转发过这篇节选,内容并无二致。但是从2017年10月开始,以“我的认知再度崩塌了,世界可能根本就不存在”为标题的文章开始在网络和微信上大批出现,其中尤以个人微信公众号为主。出现在个人微信公众号后又被搜狐科技、新浪博客等门户网络平台大量转载,以至于有学者站出来对文中的“有神论”观点进行批驳,也是以后出现的版本为蓝本的。
 
“网传版”增加的“有神论”结尾
 
  调查
 
  演讲稿被加“有神论”结尾变网红文
 
  北青报记者对比施一公院士确认的版本(以下简称“确认版”)和2017年10月以后出现的“我的认知再度崩塌了”的版本(以下简称“网传版”)后发现,两个版本的前面内容都一样,唯一区别是:“网传版”比“确认版”多了最后一段内容。
 
  “确认版”从精子卵子的生命起源说起,讨论了科学如何应对神经退行性疾病给生命带来的挑战,阐述了“人的本质是由微观世界决定,再由超微观世界决定”的观点,最后讨论了“量子纠缠是否存在于人类的认知世界里面”等问题,提出“人类科学发展到今天,我们看世界犹如盲人摸象,我们看到的物质世界是有形的,我们自认为这就是客观的世界,但不要忘了,这些在宇宙中只占4%的质量,96%的物质和能量我们根本不知道,我们叫暗能量和暗物质”。文章最后以“我们是原子,我们在宏观世界,我们希望隔着两个世界看超微观,但我觉得那是一个最美好的、极其美妙的世界”结束。
 
  而“网传版”在后面多了一段内容:“世界还有多少我们不知道的东西?”文中称,暗物质、暗能量、量子纠缠3项科学成果搅乱了我们的世界。得出的结论是:“既然宇宙中还有95%的我们不知道的物质,那灵魂、鬼都可能存在;既然量子能纠缠,那第六感、特异功能也可以存在;同时,谁能保证在这些未知的物质中,有一些物质或生灵,它能通过量子纠缠,完全彻底地影响我们的各个状态?于是,神也可能存在。”最后的结尾甚至语法不通顺:“世界如此未知,人类如此愚昧,我们还有什么物事必须难以释怀?”
 
  这多出来的一段内容不仅与前文逻辑有违和,而且持有神论观点,明显违背科学精神,经施一公院士本人确认,他从未在任何场合发表过,目前也难以查明是谁将其加在了施一公的演讲文稿后面。
 
  对话
 
  施一公院士:谣言止于智者
 
  针对网上流传的冠以施一公之名的这篇文章,北青报记者昨天向施一公本人求证,获得了施一公院士委托其助理回复的电子邮件。
 
  北青报记者:2016年1月“赛先生”刊载的文章是否是您演讲的原文和全文?
 
  施一公院士:我在众多场合作过科普演讲,“赛先生”编录的这一篇具体演讲时间和地点记不太清楚了,但应该是“未来论坛”组织的一次演讲。
 
  北青报记者:那篇网传文章中,最后一段及其结论,您是否在什么场合或刊物上发表过?
 
  施一公院士:从来没有。
 
  北青报记者:如果网传文章中的最后一段不是您发表的,您是否知道它的出处或作者?您对此持何态度?
 
  施一公院士:我的科研工作以及西湖大学的工作很繁忙,基本没有时间关注网络新闻。我对这种耸人听闻的新闻竟然可以传播很诧异,但是这种移花接木假他人之口完全歪曲我本人意思的事件已经不是第一次。对此我很无奈,只寄希望于一句话:谣言止于智者。
 
 
  据北青报记者了解,科学家的言论被张冠李戴甚至被篡改,已经不是第一次了。2013年,网上盛传一篇杨振宁先生《佛教与科学是彻底相容的》的文章,以至于杨振宁本人接连收到各种与佛教相关的研讨活动邀请。本报调查发现,文章源自十年前一篇署名“杨振华”的文章《佛教与科学精神》,后来被篡改为杨振宁先生的作品。本报于2014年初独家刊发了杨振宁先生的辟谣声明和调查过程。
 
  同样是施一公院士,某门户网站于2016年发表题为《施一公:中国大学及研究所科研是为西方免费劳动》的文章,一时被广为转载,影响巨大,逼得施一公在自己的博客上专门辟谣,对该门户网站擅自添加内容编造无稽言论的行为表示强烈谴责。北青报记者发现,该杜撰文章至今在网上仍然大量存在。本组文/本报记者 雷嘉
 
  施一公简介
 
  施一公,中国科学院院士、结构生物学家、清华大学教授。曾任清华大学副校长,现任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第九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西湖大学校长。

版权保护: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pointalk.com/html/33.html